毕生纯粹惟愿“医食无忧” 精魂不老国士风骨长存

文章正文
2021-05-29 07:26

5月22日这一天,“杂交水稻之父”袁隆平院士与“中国肝胆外科之父”吴孟超院士相继辞世,共和国一日痛失两位科学“巨星”。“双星”陨落,举国哀悼,山河同悲。

一位一生心系田间地头,解决中国人的“吃饭问题”;另一位是用手术台旁的坚守,为1.6万人带来了生命之光。他们用毕生的纯粹,追求“医食无忧”的心愿。他们都是新中国的巨擘栋梁,更是值得我们铭记的华夏之光。

袁隆平:“让中国人的饭碗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”

2021年5月22日13时07分,“共和国勋章”获得者、中国工程院院士袁隆平,因多器官功能衰竭,91岁高龄的他,在湖南长沙溘然长逝。

一生奋斗在杂交水稻事业上的袁隆平,从未停下科研的脚步。这位执着而纯粹的老人,把自己一生,都奉献给了稻田,只为了这一句话:中国人的饭碗要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上!

2020年11月,第三代杂交水稻再次突破了新的亩产记录。老爷子满心欢喜地说:“我的工作是非常有意义的工作,趁现在身体还可以、脑瓜子还没糊涂,我还可以继续工作,继续做对人民、对社会、对国家有意义的事,我要鼓起勇气继续干下去,从‘90后’一直搞到‘100后’!”彼时,已是91岁高龄的袁隆平对杂交水稻培育工作依旧充满热情与信心。

“我毕生的追求,就是让所有人远离饥饿。”这句豪言壮语,让袁隆平与“杂交水稻”一生结缘,也让他的个人命运,与全国人民紧紧联系在了一起。

1966年2月28日,袁隆平在《科学通报》中文版第17卷第4期发表了一篇论文——《水稻的雄性不孕性》,首次描述水稻雄性不育株的“病态”特征,开启了我国水稻杂交优势利用技术研发的序幕。此后,杂交水稻育种与产业迅猛发展,为我国乃至世界粮食安全做出了巨大贡献。

晚年的袁隆平多次表示:“我一直有两个梦想,一个是‘禾下乘凉梦’,另一个梦是‘杂交水稻覆盖全球梦’。”

梦想正在逐步成为现实。从水田到沙漠再到盐碱地,杂交水稻走出国门,袁隆平希望能让更多人“吃上饭,吃饱饭”。他计算着:“倘若全球有一半稻田种上杂交稻,按每公顷比常规水稻增产2吨计算,则增产的粮食可以多养活4-5亿人口。那都是一个个生命啊!”

“我不能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,应该继续努力,继续攀高峰。”在2019年获授“共和国勋章”后,90岁高龄的袁隆平表示,晚上睡觉时候都在想“我的超级稻长得怎么样”,领奖后回去第一件事就是要到田里去。

田间地头,成就了袁隆平一生的热爱,也成为他一生的羁绊。就在不久前,他还依然带病在海南三亚南繁基地坚持科研工作,与团队成员一起探讨双季稻亩产3000斤攻关项目方案。

“退休对我来讲是不存在的,只要身体好,能工作就行了。”如今,袁老实现了自己的承诺,坚持工作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。

吴孟超:“倒在手术台上是我最大的幸福”

5月22日13时02分,中科院院士、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、“中国肝胆外科之父”吴孟超去世,享年99岁。

吴孟超是我国肝胆外科的开拓者和主要创始人,他主刀完成了中国第一例成功的肝脏手术,还研究出符合中国人体质的肝脏外科手术技术体系,使我国肝癌手术成功率从不到50%提高到90%以上。从医70余年,吴孟超院士先后完成16000多台手术,成功救治20000多名患者。

5岁时随母亲移居马来西亚的吴孟超,在1937年抗战爆发时,刚刚完成初中学业的吴孟超就萌发了回国投身抗战的念头。怀着一颗报国之心,3年之后,他登上了回国的轮船,并在1943年秋天成功考取了同济大学医学院肝胆外科专业。

“世界医学发展得很快,但肝脏外科目前还是个薄弱学科,我国的肝脏外科几乎是一片空白,如果你真有志向的话,可以朝肝脏外科的方向发展。”1956年的春天,当时已是第二军医大学主治医师的吴孟超,在恩师的指点下,开启了与肝胆外科的“一世情缘”。

1958年,听到一位外国权威“中国肝外科要达到国际水平,起码要二三十年”的断言后,吴孟超当晚写下“卧薪尝胆、走向世界”8个字。此后,他从解剖理论到手术方法,在肝癌的治疗上,取得了一系列的成果。

除了一颗坚定的爱国心,支撑吴孟超70余年行医道路的,是对病人的一腔热情和无私爱心。

“他是一名纯粹的医生。”身边的人这样评价他。作为医生,他总是设身处地为病人着想、替病人算账,并以此教导年轻的医生们。

从医几十年,他养成了这样的习惯:在冬天查房时,把手在口袋里捂热后再做触诊。不仅如此,在每次为病人做完检查后,他都要帮他们把衣服拉好、把腰带系好,并弯腰把鞋子放到他们最容易穿的地方。“对我们医生来说,这只是举手之劳,但病人感觉就完全不一样。”吴孟超说。

平时,吴孟超要求医生在保证药效的前提下,哪种药便宜用哪种。他手术时,用的麻醉药和消炎药都是最普通的,缝合创面切口也从不用专门的器械。“我们要多用脑和手为患者服务,器械用一次,‘咔嚓’一声1000多块,我吴孟超用手缝线,分文不要。”

在吴孟超眼里,病人比天大,任何事都比不了。2005年,吴孟超被推荐参评国家最高科技奖,科技部派工作组对他进行考核,确定第二天上午谈话。医院考虑到这是件大事,取消了他原定第二天的手术。吴孟超得知后,坚持手术不能推迟。考核组的同志不解:这是位什么病人?怎么这么重要?第二天下午谈话时,吴孟超解释:“是一位河南的农民,60多岁了,病得很重,家里又穷,乡亲们凑了钱才来上海的,多住一天院对他们都是负担。实在抱歉,让你们等我了。”

同事们还记得,2007年冬,吴孟超接诊了从江西专门找来的一名患者。这位身受肝硬化和肝癌双重折磨的患者,因病情复杂,已被多家医院拒之门外。当时已年近九旬的吴孟超亲自为患者制定手术计划。有人好心劝他,这么复杂的手术别亲自上了,万一失败就会晚节不保。吴孟超当时很生气:“我不怕手术失败,更不怕晚节不保。想方设法为病人解决问题才是我的晚节!”

直至97岁高龄,吴孟超仍坚持每周做两三台手术。他曾说,“只要能拿得动手术刀,我就会站在手术台上。如果真的有一天倒在手术台上,那也许就是我最大的幸福。”

如今,吴孟超亲手带出了四代徒弟,包括一百多名博士、博士后。现在,他们大都已成为我国肝胆外科的中坚和骨干力量。

心系苍生,国士无双。如今,我们仰望星空,茫茫宇宙中,有两颗特别的小行星:一颗是编号为8117的“袁隆平星”,一颗是编号为17606的“吴孟超星”。两位科学家的无私奉献和大爱精诚,将永远照耀着我们前行。 

(责编:赵竹青、章斐然)

分享让更多人看到

文章评论